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   当前时间:

推荐产品

新闻动态

行业资讯

大树不可妄用

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,大树不但要经历大自然优胜劣汰、沧海桑田变迁带来的选择与淘汰,更要经历人类越来越粗暴(无论是广度、深度还是烈度方面,都是前无古人的)的各类活动的残酷考验。尤其是近20年,为了尽快实现绿化覆盖效果,大树的移栽渐成风气。 

据说大树进城风气,源于一些专家学者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所提倡的城市园林绿化应当用本地树种的观点,该建议的初衷是为了改变当时很多城市行道树物种单一的状况。当时我国黄河以北大多数城市用得绿化树种都是法桐。 

城市建设者们逐渐接受城市园林绿化应当多用乡土树种的观点后,管理部门(园林局、农林局、绿化所等)猛然发现,苗圃里并没有大规格乡土树种———很多人都跟风种植所谓的名贵树种去了。于是,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农村、山坡、菜园、房前屋后等许多原本用作木材的大树上来,大树移栽之风日盛。 

在上海、江浙等发达地区甚至明确提出“以金钱换时间”的口号,即直接花钱买大树。大树移栽“事业”热火朝天,逐渐蔓延到全国各地。这时市场经济的大潮席卷神州,大树移栽也逐渐偏离了专家的本意。

城市化建设中大树面临的考验

我国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从两方面冲击大树的生存。一方面,城市绿化建设对苗木的大量需求刺激了大树移栽。开发区、机场、码头等大型市政工程,不可避免地也给土生土长的大树带来了灭顶之灾———大量大树被迁移或者直接砍伐了。在市政工程规划、建设中,一旦有与树木产生冲突的,人们大多选择要求树木“让步&rdquo 

另一方面,随着机械应用的深入以及其他工程技术的提升,人们对移栽大树的成效也越来越乐观,开始对反季节移栽、苗木设计规格过大、树龄过老、移栽地气候不适宜、移栽所带土球过小、修剪尺度不当、栽植地土壤贫瘠等问题都不以为然。 

实际上,近年来大树移栽的成活率是在不断降低的。据《现代快报》报道,南京市地铁一、二号线前期涉及的沿线大法桐(胸径50厘米以上)移栽后死亡率达到80%。 

根据一般园林施工的规范,乔木类树木移栽后需要精心养护的时间是2年至3年,而来源于施工一线的经验表明,胸径达30厘米以上的大树移栽后,5年时间内都有可能是“假活”,需要重点养管。然而,工程绿化中重栽轻管的施工习惯已经在很多城市的建设中蔓延,受害最严重的就是大树。因为大树的抗逆性、适应性等都比小树差,再加大树数量本来就少,这样折腾,几乎是毁灭性的。如果放任现在这样的滥移滥栽行为继续下去,不出5年,古树名木就只有公园、风景区里面那几株了。 

功利性因素即追求所谓的名气和灵气也是助长“大树移栽”的“元凶”。有些园林景观工程,热衷于炒作概念,以为一株大树移栽来了,公园、小区就有档次、有文化、有“灵气”了。其实大树移栽不但不能带来所谓的内涵与底蕴,反倒折射出一种急功近利、违背自然规律的盲目和无知的心态。 

一种文化的展现是与其背景密不可分的,大树的神奇是和周边的环境、人物、历史等相互依存,而不是相互独立或者孤立的。

大树难栽易毁

当今社会机械化高度发达,毁灭一株大树是非常容易和快捷的。一台挖机,一台油锯,也就半个多小时左右,一株胸径60厘米的法国梧桐就“消失”了! 

很少有人去关心培育一株大树有多大的难度。拿种植一株胸径60厘米的法国梧桐来说,大概需要60到70年的时间。 

我们很难有准确而科学的依据测算出大树产生的概率是多少。但是笔者亲身的经历,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大树长成的不容易。 

如何“对抗”大树移栽

对抗大树移栽是一场利益的博弈,采取打击商贩、控制苗农的措施来控制采挖、移栽大树,效果并不好。实际上没有了需求,也就没有了市场,也就不会有采挖了。 

首先,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园林或者城建从业者,我们应当高声呼吁,反对在新建园林里栽植过大规格的树木(胸径30厘米以上),明确提出反对反季节栽植大树。 

其次,国家、省市“园林城市”、“森林城市”的评比并不是以栽植了多少大树为依据,各地城市建设者应意识到这一点。在进行城市规划时应考虑到当地苗圃中配套的苗木。施工企业必须具备一定规模和区域合理的苗圃才能通过资质的审查..三是对大树进行有序培育、梯度开发,发挥最大的经济效益。应该鼓励有实力的企业投入到园林城市苗圃建设中来,国家林业部门需给予补贴,进行跟踪检查和监督,掌握苗木品种、数量、规格等动态信息,这样才有利于供方与需方的平衡。 


上一页:2018年起 福建省森林综合保险将引入市
下一页:绿化工人帮皂角树拔了多余叶芽
打印本篇文章    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5 中国皂角树网-西安朝阳皂角树专业合作社 版权所有 陕ICP备11014599号

联系人:靳社长 手机:15339198414/13228002232 电话:029-85856773